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陆散】恋人?恋人。(圣诞贺文)

☆大学paro,大家是一个社团的那种。

☆无责任小甜饼,OOC和BUG属于我,请大家原谅。顺便乖巧的求评论……

 

☆圣诞快乐XD

 

-----------

 

 

01

 

       陆夫人和逍遥散人在一起了。

       12知道并关注起这件事,起初是在某次的社内聚会中。在酒足饭饱过后,聊天吹比,一向是聚会的保留项目。不知是谁提议说去KTV浪会儿,于是一群人便兴致勃勃,就着霓虹灯绚丽的光,奔向同样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但这次,有个人却显得颇为反常。

 

       12又一次抬头试图和陆夫人交谈,可他的好友显然醉心于手中的小机器,嗒嗒嗒按个不停;他原本只是有些事儿琢磨着找老陆聊聊,然而今天这个场子都快结束了,居然连个机会都没捞着。12颇意外,于是拍拍坐在身侧的Pi,道:“老陆这是干嘛呢?”

      “聊天啊。”传说中的战神Pi此刻正和吸管打架,咬来啃去占了上风,闻言露出满脸莫名其妙,“当家的你怎么开始关心这个事情了。”

    “你这不废话啊,他聊天谁看不出来……我这就好奇一下夫人跟谁聊呢,连弟兄都顾不上了。”12敲敲Pi的肩膀,举起冰饮,二人碰了一杯。

    “哦,那还用说?肯定是散老师啊!”

       Pi的身侧探过来个脑袋,是真红美铃铛,自然而然地便接了这么一句。Pi想了想,也叼着吸管跟风点点头,表情十分严肃。

 

      “你还不知道?夫人和散人在一起了。”

 

       等一下?卧槽?信息量有点大?!12在巨大的震惊中被饮料呛了一口,瞪大的双眼咳到泛红,却仍然能迅速扭头看向KTV包厢的角落。然而角落里不见陆夫人身影,唯独龙包包乖巧地坐在那儿。

    “你开玩笑呢吧?”见当事人不在,他便这么问曝出惊人消息的铃铛。

     “你看我像开玩笑?”铃铛摇摇头,顿了顿又说,“再说了,老陆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怕……”

       后半句淹没在霸占麦克风的道长丧心病狂的大笑声里,12没听清。他现在倒也没心情纠结这些,向后靠上柔软的皮沙发,探头去问龙包包,“包包啊!老陆去干嘛了啊?”

       龙包包眨眨眼睛,看上去有点疑惑。紧接着他又用非常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他给散老师打电话去了。”

       打这么半天了都没回来,敢情还真是这样啊?12回忆了一下玩手机的老陆脸上时不时挂起的傻笑,不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02

       自那天起,12便不由得好奇起了陆夫人和散人这两人的互动。

       他原本想趁着聚会详细追问陆夫人是怎么把散人追到手的,然而被铃铛拦住了。铃铛是这么和他讲的,说散人脸皮薄,夫人不想告诉他们八成是散人那边还有点过不去。Pi在旁边对此表示了同意。
 
       于是最后12勉强按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在众人面前提及。

       没过两天他就发现了很有趣的事。

       除过上课,只要在校园里偶遇,一定是这两个人一起。无论是去食堂吃饭还是在球场驰骋,是去浴室洗澡还是在图书馆看书,甚至在游戏里约个架……显示屏上两个并肩的ID非常醒目,形影不离用在这儿最合适不过。

       据不完全统计,12一周内连续在二食堂遇见了陆夫人三次,两次是和散人一起,还有一次是在等散人;在宿舍楼下遇见陆夫人两次,一次是把散人送回宿舍,一次是和散人一起去上课;在球场边上遇见陆夫人六次,次次都是在前往散人教学楼的路上。

       同为学生干部,12再清楚不过:以陆夫人的人际关系,不知拒绝了多少邀约翘了多少会议,才能这么天天陪散人到处在校园里晃悠。

 

       一边这么想着,12又啃了口虾饺,虾肉的鲜美在舌尖炸开,他满意地点点头。二食堂新开的广式早晚茶最近大受好评,虾饺甚至每日限量供应,窗口前总能排起长长的队伍。

       他侧过身,能看见好友们并肩坐在不远处。陆夫人今天大概是起晚了,他和散人面前只放着一碟糯米排骨、一碟鲜虾和几样小点,俩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粥。散人不知道在说什么,情绪激动的地方还伸出手比划;陆夫人在哈哈大笑的同时伸出手,把散人摇摇欲坠的粥碗向里推了推,俩人脸上都显着轻松愉快的神色。笑了一会儿,散人端着两个碗起身去续粥,陆夫人则在这间隙里细细的剥干净虾壳再蘸好料,又挑出几块无骨的糯米排骨,一一放进散人的碟子中。 

 

       靠,这么大人了还给挑肉剥虾,靠,这么大人了还帮他盛饭,靠,不就是谈个恋爱吗,靠。

       单身狗12先生愤愤不平的啃完冷掉的虾饺,心想这食堂不好吃,明天不来了。

 

 

 

03

 

       说起来,对这件事如此关注,12倒也不是觉得同性别的朋友们相恋有多奇怪。不过不可思议倒是有一点的——有一阵子大家都很爱调侃这两人的关系,说的多了,陆夫人仍然对于这种调侃表现的自然而随意,和散人的相处方式也没有任何改变;但散人却因此小小的发过火。因而后来周围这圈人也都谨慎地避讳起这方面的话题,尽管他们仍会肩并肩的出现在球场上,但不再有人出声调侃了。

       所以当铃铛说这俩人在一起的时候,这消息着实让12震惊。同时他也对陆夫人把这事儿藏着掖着很是不满,明摆着就是重色轻友、不够兄弟!他12要是找了个对象,绝对不会当成一个秘密,一定要和所有的友人挨个分享。

       他把这话跟Pi说了,Pi煞有介事的点着头。“当家的我跟你讲,”他刚从球场上退下来,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汗,“我给你爆个料。之前有次大家去玩的时候你没在,挑房间的时候这两个人公然住了一间,然后晚上我打电话过去,散老师讲老陆已经睡了。后来去他们房间发现他俩睡一张床。”

       12:“噫。”

       芬达在后面递来一只雪糕,Pi道了谢,慢悠悠的撕着包装:“后来老陆不来我家住吗,我刚开始懒得收拾客房就问他要不要和我挤一张床。然后老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他宁愿睡地板。”

       “……”12感觉嗦不出话。

       恰好场边一阵女孩子们的欢呼,谈话的几只便扭头看过去。

       今天是冬日里难得的晴朗日子,隔壁社团的兄弟们约12他们打球。现在仍在场上的是散人Mike他们几个,正玩的起劲。有不少小姑娘围聚在球场边上加油鼓掌,惹得小伙子们打的越发拼命。

       刚才那一阵欢呼,看样子是散人进了个三分球。想来应该刷了波帅气值,才惹得一群迷妹在场边如此兴奋不已;但散人的目光此刻正下意识的落在场边录像的陆夫人身上,一脸按捺不住期望表扬的神情,眼里的得意与雀跃藏都藏不住。而陆夫人在录像的间隙里抽空竖起了根大拇指,未被屏幕遮住的眉眼弯弯,淌出柔和的笑意与满满的自豪。

      这边的几人迅速扭回头,动作整齐划一。

      Pi说:“我墨镜呢?”

      12面无表情地回答:“要瞎一起瞎。”

      奶茶则嘟哝了一句:“夫人笑的好傻哦。”

       

       

 

 

04

       再次见到陆夫人和散人一起出现,是在陆夫人的生日宴会上。

       这帮人有个不成文的惯例,谁生日就请大家吃饭。陆夫人说自己生日那天有别的安排,提前请兄弟们聚聚,大家也都答应了。

       一群人胡闹了半晚上,又闹着把蛋糕糊了寿星一脸,这才开始喜滋滋的吃吃喝喝起来。

     “真不够义气。”12平常不怎么沾酒,偶尔喝两杯就已经有点大,举着酒杯晃晃悠悠地过去,“散老师不说就算了,你老陆嘴也这么死紧,太不像你了。真不够兄弟。”

       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把酒杯举过去。陆夫人不明所以地和他碰了一杯,问:“散人怎么了?”

       12偏过头,散人正在专心致志对付奶油蛋糕上草莓的散人,陆夫人也跟着12的目光看过去,极自然地伸手帮散人蹭去嘴角沾着的一道奶油痕迹。那边终于把草莓填进嘴里的人则笑弯了眼,俩人目光相接。

       Pi哀嚎一声:“啊,我的眼。”战神端着果汁飞快地溜了。

      “夫人啊夫人。”12捂住额头,酒精让他头疼的更加厉害,“你和散人这样,你是打算瞒我们还是不打算啊?你俩能不能收敛点啊?”

      “收敛点?收啥啊?”开口的是散人,嚼着蛋糕一脸好奇。

      “收收你俩之间噼里啪啦的小火花啊!”12敲着桌子埋怨,“老实交代吧在一起多长时间了?都不给兄弟们知会一声像话吗?罚酒!”

       散人愣住了。他抬眼看着陆夫人,对方握着杯子的手悬在半空中。

      “我和散人……没在一起啊。”陆夫人说道,声音听上去有点干涩。

       包厢中寂寂无声。12的酒霎时醒了一半,他瞪着陆夫人:“你……你们……”

       “真没在一起。”陆夫人苦笑了一声,旁边散人垂着头,不作声,“我哪配得上他啊。傻蛋这个人太好了,要有个更好的人守着才行。”

      “我觉得你就挺好的老陆。”Pi在后面小声道。

      “但我不……算了。”陆夫人仍然看着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停了几秒他重新举起杯,换了副笑脸道:“不说这个了,夫人我今天做东,来来来,兄弟们干一杯!”

       他说着,想要一饮而尽,却被散人按住了手。他们四目相对,散人抬起头,握住他的手腕,一字一句道:“陆夫人,我也觉得你挺好的。我觉得你是最好的。”

       说完,逍遥散人昂首阔步的离开了包厢。

       陆夫人呆站在原地,一脸不可置信;12醒悟过来,猛地推了他一把:“老陆!等什么呢,追出去啊!”

       声如惊雷,陆夫人浑身一震,飞奔而去。

 

 

 

 

05

       

      秋雨自窗沿上滑出道道青痕。

      最近天气一直不大好,大多数人都愿意宅着,12也有日子没去过食堂了,都是靠外卖过活——自那天陆夫人追出去后,他也再没见过他的两位友人。眼瞅着天色渐晚,他活动活动筋骨,终于下定决心关了游戏,抓起手机打算继续叫外卖,以此抚慰一下自己的饥肠辘辘。

      意外的,外卖软件还没来得及点开,他先看到了QQ消息提示有99+。12好奇地点了进去看,是他们社团的群,平常虽有人聊天但从未这么热闹过,不知今天因为什么事,一群人不断刷着“恭喜”和“99”。12看了两眼看不出门道,索性把记录翻到最上面。

      入眼是两张图片。

      一张是照片。他的两位好友——陆夫人和逍遥散人——十指相扣,配着极少女的粉红滤镜,妈的,看起来真是相配极了;另一张是张截图,po主是陆夫人,配图是张桌上的生日蛋糕和旁边坐着的散人,配文则是三个字:“嘿嘿嘿”。

       这下12看懂了,嘴角也忍不住跟着上翘。他再往下翻翻,越过那些调侃和起哄,终于寻到陆夫人发的那句话:

 

       “对,我和散人在一起了,祝福我们吧。”

       

 

 

FIN

——

这个梗来源于一个基友。被说“真的很想看不自觉的像在恋爱一样相处的陆散所以你写嘛——”,于是就写出来了哈哈。可能因为很久没有好好写东西了所以显得很糟糕,非常抱歉(土下座

另外并没有爬墙,只是陆散最近真的是蛮甜的了,感觉没有办法在平行世界让他们过的更好了。

评论(9)
热度(60)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