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EA】幸运与不幸的人(下)

——人生短暂,而爱永恒。

 

☆CP:艾吉奥x阿泰尔

☆角色死亡注意。OOC注意。

----------

03
阿泰尔步入繁星笼罩下的佛罗伦萨。

在离开之前他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看那面墙壁。墙壁仍是墙壁。

他揣着沉沉的心思,回归刺客的驻地。克劳迪娅在这里。他唤出这女郎,向她发起问询:“克劳迪娅。除过艾吉奥,你还有别的兄弟吗?”

克劳迪娅在暗夜里迷惑地回复,周身充斥着悲伤:“是的。我的兄长费德里克·奥迪托雷;我的弟弟佩德鲁齐奥·奥迪托雷。他们与我们的父亲乔瓦尼一起……死在圣殿骑士的阴谋下。”

“那么,在他离开佛罗伦萨之前,他是否有要好的恋人?”

克劳迪娅微微垂下眼睛。“有位小姐,名叫克里斯蒂娜。他们十分要好。当艾吉奥去往了威尼斯,临别没有留下一句话;她受她父亲的逼迫,嫁给了别的人。后来他们皆被人杀死,艾吉奥为她报了仇。”

“我竟初次得知他们的姓名。”刺客低声地祈祷,感谢过克劳迪娅,独自远远地走开。他获知到了不得的讯息,并且有了些大胆的揣测。金苹果在他的衣袋里微微发着热,这让阿泰尔可以免于怀疑自己是否在发疯。

有一点他得以确认:他遇见的人的确是艾吉奥。

石子坠落在河中,星空泛起波澜。孤身一人的刺客在黑夜里徜徉。

阿泰尔到了墓园,艾吉奥的墓碑孤寂地期冀他的光临。他伸出手指摩挲过艾吉奥的姓名,冰冷的夜露浸湿他的指尖。刺客难得地流露出温柔的神情。他本想说些什么,本该说些什么,无论给自己,抑或长眠于此的爱人。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

 

 

到下午的时候,阿泰尔在清风中来到了杂货铺的对面,隐身在草垛中,静静等候。阳光不住的靠近,终于有一缕刺入他的眼;等他再睁开双眼时,熟悉的房门已在候着他的光临。

艾吉奥看见他时露出些惊喜的神情。“我的朋友!”他开心地迎上前,棕色的发丝泛出闪耀的光,“您会在佛罗伦萨继续停留吗?我和克里斯蒂娜的婚礼即将举行,希望邀请您参加这场仪式。”

阿泰尔说:“恭喜。”他停一停,便开口补充,“我会去的。”

这许诺使得艾吉奥像孩童般喜悦非常,他更加滔滔不绝起来。“我竟然想邀请您帮助我挑选服装……哈哈。这是个过分的请求了,但我总觉得您会答应我。您会应允吗?请您与我一起吧。”

这殷切的注视,让阿泰尔无法开口拒绝。他思忖如果换作以前,他总会冷漠地转过身,但艾吉奥仍会围绕着他。有时他会忍无可忍的出手揍人,有时他迫不得已应允对方的请求。但事实是,他们从未一起挑选过礼服;他们也不可能有机会一起挑选礼服。

因而阿泰尔点了点头。

艾吉奥牵起他的手向外走去。阿泰尔猛然意识到对方的手远比自己的要富有生机。他着实以为所该碰到的是冰冷的肌肤。这推翻了他的一个猜想——他并没有来到亡魂的世界。那么,他此刻在哪儿?倘若他离开这间小屋,他还能否回到他的归所?

未知绊住了刺客的步伐,使他停驻于花圃的边缘。

艾吉奥迷惑地投来眼神。“您怎么了?”

阿泰尔认真地注视他起伏的胸膛;停了片刻他开口说:“我刚失去我的挚爱。就在几天前,他死在战场上。”

这样突如其来的发言令艾吉奥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天啊……对不起,我不该使您忆起您的伤心事。是我的过错。我们喝杯葡萄酒好吗?它会使人忘却烦恼。”

但阿泰尔摇了摇头。“走吧,”他下定了某个决心,迈出了一步,“带我转转。”

他们来到佛罗伦萨最繁华的街,阿泰尔曾经知道这里;随即他便发觉这与他所熟知的地方并不同。艾吉奥轻车熟路的与服装店老板聊起了天,阿泰尔于是站在门外,沉默而长久地看着。

有个念头攥住了他的心灵:如果这不是亡魂;那么他就不是我的艾吉奥。我的艾吉奥已经去往天国了。

 

 

钟意的礼服还尚未选到,倒先出现了位重要的人。有位年轻的淑女提着裙子静悄悄的靠近他们,脸上带着春风一样美丽的笑意。“艾吉奥?”她轻声呼唤起心上人的姓名。艾吉奥立刻就听到了,回过头亲吻他心爱的未婚妻。

阿泰尔转过了身。

过了片刻,一对璧人来向他问好。年轻的女郎挽着她未婚夫的手臂,笑盈盈地冲他行礼。“我是克里斯蒂娜·威斯普奇,初次见面,您好。”

“她很快就要改姓为奥迪托雷了。”艾吉奥冲他挤挤眼睛。

阿泰尔再次说:“恭喜。”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十分般配。”

女郎因了这句话十分愉快,在艾吉奥更换礼服的间隙,她与阿泰尔聊起天。她说了些关于他们相识与相恋的过程,例如艾吉奥为她打架从而受到惩处;他像个傻小子一样,抱着琴坐在她家楼下唱起她最爱的歌,吓坏了邻居家的小猫咪;又或者他半夜叼着她最爱的花儿爬到她窗外,只为让她在安眠中便能闻到那新鲜的芳香。

“他太鲁莽了,又很傲慢。我的邻居在那天之后向我的父亲控诉了他好几次,说他是个‘蠢蛋’。我制止过他,可还是拿他没什么办法。”她责备着艾吉奥,美丽的眼睛里却盛满了蜜糖。

“恋爱中的人常常十分愚蠢。”阿泰尔评价到。他感受到年轻女郎眼眸里溢出的快乐;于是他也在瞬间明白,她将艾吉奥视为她的伴侣,她的英雄。

因而阿泰尔独自站在屋檐的阴影下,看见艾吉奥偷偷亲吻即将新婚的爱妻,像个偷吃蜜糖的孩童;他本打算告诉艾吉奥些什么,如今他放弃了。他什么也不会说。除过祝祷新婚夫妇的幸福。

 

 

 

04
在那一日与克里斯蒂娜·威斯普奇的会面之后,阿泰尔很多天不曾去往那家神秘的店铺。

兄弟会夜以继日的忙碌是他的借口,事业迫使阿泰尔放下所有的心事。他几乎不发火,也不训斥任何人;也许有某位大胆的刺客能窥视出大导师的孤寂,但仍无人胆敢搅扰他的清净。

于阿泰尔而言:他心知刺客们的忧虑与关怀,并且感动于这份深厚的情谊,他只是真实地无心回应。

在两日前马西亚夫送来了急报,刺客们发现了圣殿骑士活动的踪影。有些迹象表明他们的敌人在预谋一场攻击;马西亚夫需要大导师的身影,为他们主持大局。阿泰尔立刻着手收拾起行囊,预备在三日后的清晨出发;今日已是第三日。他要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便远远的离开佛罗伦萨,回到他的领地。

从昼夜直到清晨,黎凡特的刺客一刻不停;又从清晨直到日落,他终于布置好所有的安排。他此刻唯独剩下最后一件必须处理的事,他还有一个日落的时间。

悄无声息的,刺客来到熟悉的木门前,抬手推开了门。它的响声如同初见时那般古旧,它的主人的眼神也如同初见时那般真挚。

“我的朋友!”艾吉奥站起来迎接他,将他带向花圃的方向,“您可好几天不曾出现了。我真担心您的安好。”

“我很好。”阿泰尔生硬的答复了他。艾吉奥也许识别出这是个隐晦的谎言,但他并未选择揭穿。他们一前一后的行走。在进入花圃的瞬间,阿泰尔开口询问:“你的门上刻着一行意大利语。那是什么意思?”

艾吉奥认真而短暂地进行了思考。“是的,”他说道,“那句话的意思是‘人生短暂,而爱永恒’。”

“爱永恒。”阿泰尔下意识的复述出来。

“说到这个,”艾吉奥邀请他坐下,又去斟一杯醇香的葡萄酒,“我不得不向您道歉。我与克里斯蒂娜的婚礼定在明天。我想起我还未和您说明时间与场地,是我的冒昧。请您务必光临。”

他等待了片刻,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回过头,发现异乡的旅者正安静地注视他,眼中满含悲伤。

“恐怕我要辜负你的邀请。我的家乡送来急信,明天清晨我就要离开这片土地。”阿泰尔这样说道。

他的话语斩钉截铁,使得艾吉奥立刻明白,这件事已没有回转的余地。他尚且准备开口打破这片刻冷寂,一向寡言的刺客却又引起话题:“我有些事想要告知与你。”

“您请讲。”意大利人说道。

“关于我和我逝去的爱人。”刺客小口的饮了葡萄酒,“我们在战场上相识,并在战场上分别;我们都是刺客。”

“当年他曾是佛罗伦萨最有名的纨绔子弟;他的父亲是位知名的银行家,他们过着上等人的好生活。可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父兄受到政敌的迫害,他因此家破人亡。只剩下母亲与妹妹,和一位叔父;他的叔父和他父亲的旧同僚,引导他成为我们的一员。后来他得到了我的手札;再后来,他遇到了我。”

“那他应当是位十分幸运的人。”艾吉奥评价道。

阿泰尔轻轻摇了摇头。“我曾经也如此以为,但他最终被杀害在我眼前。我难以自控的回忆我们相遇时他明亮的眼眸;这些和他嘴角的鲜血糅合在一起,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痛楚。”他破天荒地垂下骄傲的头颅;兜帽覆住他酸涩的眼眸。“他分明是不幸的人。”

艾吉奥伸出手抚过他的肩膀。“请您节哀。”

随后他又好奇地发问:“我难以想象如您这样的人也会有如此深切的喜爱。您的爱人是位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起初我十分厌烦他的殷勤与热情;我天性十分骄傲,不愿多看旁人一眼;当然他们也惧怕于我。但他总是围着我。我一度觉得厌烦。”阿泰尔顿了顿,抬起眼看向艾吉奥的眸子,有些艰涩的再度开口,“也许直至他死亡,我仍然觉得厌烦。但当我失去他,我才知道,我的灵魂也随他离去了一半。”

对面的艾吉奥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那双悲伤的金眸想要告诉他什么,但他难以揣测。他张了张口,心知安慰是苍白无力,因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拥抱了孤身的异乡人。

阿泰尔回应了他的拥抱。

 

“我该走了,”阿泰尔说。“我曾有过一场梦境,我难以辨别它的好恶,但如今到了必须清醒的时分。”他顿了顿,“谢谢你。再见,艾吉奥·奥迪托雷。祝你新婚快乐。”

最后刺客留下这样一句祝福,推开门果决地回到黑夜里。他短暂相识的朋友消失在他身后。太阳已经完全沉没,天空挂起不住闪烁的繁星,何等像他爱人的眼睛。

他没有再回头看一眼那片孤寂的墙壁,径直来到了公墓,那属于他的艾吉奥的沉眠之地。墓碑上的名字深深刻入他的骨髓。他坐下来,坐在那姓名对面,疲倦地闭起双眸。

他终究得以确信,他是的的确确失去了他所爱的人。

到即将天明的时候,阿泰尔缓慢地俯下了身,将额头贴在那名字上;过了片刻,他在石碑上留下轻柔的吻。

“早安,吾爱。”他这样说到。

——END——

BB两句:
其实是一个“失去爱人的阿泰尔遇到了另一个世界不属于自己的艾吉奥”的故事。试着隐藏了很多小细节的东西;阿泰尔无法宣之于口的那些东西。最终还是没写出来自己想要的感觉,十分抱歉。

评论(2)
热度(58)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