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鸣佐】索尼亚斯大陆(01)

☆CP:鸣佐,带卡,可能有柱斑

☆设定:沙盒游戏《Minecraft》内设定。地图采用MC1.6.2经典地图索尼亚斯大陆。虽说不要和MC讲科学,但是我会尽力科学一点(……)所以部分设定可能参杂mod《群峦传说》。

☆本文里的怪物有:爬行者,俗称JJ怪,会爆炸。骷髅弓箭手,俗称小白,会远距离攻击,骨头碎片可以做金坷拉。僵尸,擅长摸你一下然后被打死。蜘蛛,晚上会攻击人。凋零骷髅,黑色的骷髅,摸你一下会中凋零毒素。凋零,三个头很恶心的东西,被打到会中凋零毒素。九头蛇,不是漫威那个是mod《暮色森林》里那个……(虽然设定很像),砍掉一个头之后会长出两个头,直到从三头蛇变成九头。

☆时间轴大约在四战前,佐助未离村、带土未报社的世界。

☆我想写游戏很久了,这个多好玩啊!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

☆请不要和本文讲科学!请不要和本文讲科学!请不要和本文讲科学!

☆球评球建议……

----------

——你所渴望之物,究竟是什么?

————————

当火把的最后一缕微光被水汽吞噬时,宇智波佐助睁开了眼睛。

大雨穿过树叶滴在他苍白的脸颊上。他伸出手,冰冷水流划过手心,使他不自觉紧了紧手指。雨丝向下坠落直至沉入泥土,在他裤脚上溅开一小朵一小朵的花。

他低头看一眼腰侧伤口。受伤部位已经微微红肿,血早就自行止住,但再不处理的话很快就会发炎,然后引起高烧、休克,乃至死亡。他的随身背包在爆炸中损毁,只剩手中一柄长剑,身上没有任何食物与药物可以助他恢复体力。

然而比起伤痛的威胁,更可怕的是不远处洞穴中死盯住他的眼睛。

佐助努力的坐直了身体,尽管剧痛噬咬着他的神经。微长的黑发从耳畔滑落覆上脸颊,凋零毒素的又一次发作带来的是短暂的失明、剧烈的疼痛,和他喉中泛起的恶心味道。年轻人嫌恶的皱着眉,用手掌撑着土地想站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

松了手老老实实的坐回原位,佐助往后放松的靠在树上。天空已然在他眼中模糊成灰扑扑的一团,鬼地方连颗星子都看不到。佐助索性闭起了眼睛,放任自己不安分的思绪胡乱飘荡。

“……那家伙怎么还不来。”

————
▪Sasuke

“索尼亚斯大陆。

“从古老的年代至今,这里始终荒无人烟。不知从何而来的怪物成群结队的游荡在沙漠上、从林中,杀死那些前来探险的人们,或者迷途的游者。这里没有光亮、没有生命,踏上这片土地的人们将终日生活在黑暗和孤寂中。

“传说中有位上古的王者,在这片大陆上遗下四件神器和诸多宝藏。索尼亚斯神器会指引持有者索尼亚斯神殿的位置;拥有神器的人能够统治世界,轻易的发动战争抑或创造和平;而如果谁能够点亮这片永夜的土地,那么他会得到无数宝藏,永生不死,成为索尼亚斯唯一的王。

“诸多传说不知是真是假,但能够确定的是,千百年过去了,索尼亚斯,它仍然只有黑暗和死亡。”

春野樱停下叙述,“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厚重的古本。
“关于索尼亚斯大陆的事就这么多了,”拥有着一头美丽粉发的女孩子喝下一口淡水,润了润干燥的唇舌,“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出去,毫无疑问是个危险的地方。”

宇智波佐助对此不置可否,只微眯了双眼思索着。
“索尼亚斯四神器?”他眸中三勾玉隐约闪现,像三尾游鱼般灵活旋动,“找到这里,就能找到神殿。而找到神殿,也许会有出去的办法。那看来我们现在想要出去,只有这一条途径了。”

几天前,五影大会在云隐召开期间,木叶突然受到了袭击。袭击者带着橙色涡轮面具,召唤出一种巨蛇。五代目纲手在外参加大会,四代目波风水门带着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在执行机密任务返回途中,木叶只剩年轻一代。忍者们奋起抵抗试图斩杀巨蛇,但就在战况胶着之时,鸣人、佐助、樱、佐井四人受到面具人偷袭,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当天面具男所发动的术有点像四代目大人的飞雷神,应该也是时空忍术的一种。他将我们扔在这里一定有什么阴谋,但现在我们必须先试着出去,”纤指轻点古书封面,春野樱神情中若有所思,“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九头蛇这种生物我闻所未闻。现在只希望村子能平安无事了。”

佐助没有回话。他伸手过去推一把躺在床上神色痛苦的金发少年,对方身体冰冷僵硬,对他的触碰毫无反应。

“鸣人他……”小樱俯身过去细看,呼吸微弱但好歹还活着。

佐助站起身环视一圈狭小的木屋。窗外仍有不少僵尸和骷髅游荡,腐臭味让人恶心。他打开角落的木箱,摸出几支未点燃的火把来;又取下身后的草雉剑,紧紧握在手里。

“我出去了。”佐助拎着剑开门,迎面一剑斩碎一只骷髅,苍白的骨骼散落一地。他不以为意,踏过一地碎片走向屋后树林。

一路走一路插下火把顺手点燃,还要清除围过来的怪物。自从前天鸣人回来之后昏迷不醒,佐助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如今这样的工作量,让佐助的脸色更加苍白,几乎快赶上那些咯啦作响的白骨。

小树林离得并不远。佐井遥遥看见他,晃了晃手中的斧子算是招呼。佐助冲他点点头,随手挥剑击退一只绿油油的爬行者。

“鸣人怎么样了?”佐井问他。

佐助摇摇头。

佐井露出担心的表情。佐助没有说话,小树林尽头是空旷的沙漠,月光下怪物们晃晃悠悠地向前走。他只好又退回来,想从山那边穿过去。

这次出来,佐助是打算沿着海岸走走,找找看有没有食物。小木屋箱子里放着的饼干和兵粮丸早就吃的一干二净,佐井摘回来的果子也已所剩无几。但更迫切的是鸣人中的毒,小樱说如果有新鲜的牛奶就很容易能解毒,但当下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食物、工具、药物、燃料、武器……他们什么都缺。

他举着火把奔跑起来,如同流星划过暗夜。身后成群怪物排起长队,佐助身法灵活的躲避箭矢和爆炸,猫儿一样蹿上树梢,反身豪火球之术照亮半个夜空。

缺乏食物和能量补充,查克拉已所剩不多。他本来不该这么奢侈,但佐助不想浪费时间。

因为鸣人还危在旦夕。

年轻的宇智波在山腰跳跃,一双眼敏锐的捕捉到海面上有艘帆船。船上有隐约的影子晃动,动作僵硬机械,大约又是怪物。他踩过水面,不出意外的看到僵尸恶心的绿色手臂和骷髅弓箭手的白色骨箭。除此之外还有种黑色的骷髅,空无一物的眼窝朝着他的方向。

就是这种东西害鸣人变成现在这样。

无名火燃在心头,佐助想也不想便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黯淡月光萦绕下血眸有种妖异的美感,他凌波而过如同死神莅临,带着满身杀意,降落在甲板上。僵尸一拥而上,那黑色骷髅却开始后退,竟是畏惧起写轮眼的威力。

“天照。”

佐助低声吐出几个音节,目视之处黑色火焰吞没一切。他眼中缓缓流下鲜血,恍如泪珠划过面颊。

有点悲哀。

有一瞬间佐助这么想。如果他没有救回鸣人,那家伙是不是会变成和这些怪物一样的存在?如果他们都死在这里,百年之后杀死误入游人的会不会是他们。

船上怪物烧的差不多了,佐助收了天照,跃到船舱里。几个箱子,熔炉和木材,佐助走过去,找到了一把弓、一个桶和一些种子,还有几支手里剑和苦无。绕到储藏室,又意外得了几瓶酒,但没有药物,食物大多也已腐烂。他把这些东西统统塞进背包,下船继续前进。

前方仍然布满了不知何处而来的怪物,看来只要不点亮这里,这些家伙就杀不尽。佐助在山间跳跃,时而攀附山壁,时而荡过藤蔓。这里死寂一片,除了他微微急促的呼吸,再无任何动静。

——TBC——

评论(6)
热度(13)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