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存,迷之文风练习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

我曾见过她。

当丝竹声纠缠在薄雾中,柔软而轻盈的穿过长安城的夜。她拨开雾色漫漫,踏歌而来,执一柄秀兰团扇,着一身玉色衣裳。清风浮起裙摆,巧致香囊中传出些许艾叶的味道;又夹杂着薄荷清爽的气息和野菊新鲜的芬芳。

她必定懂得药理,又略通音律。甚至还精于诗书,抑或长于工笔。

我不知她是谁,亦无从开口相问,只得静静凝望她清雅身姿。灯火阑珊里只见发如墨云,肤似凝脂,点绛唇、远黛眉,红酥手、绿玉镯,环佩叮当,步摇轻动,她唇畔衔一缕笑,明眸含一抹情。

我看的呆了,情不自禁伸手欲留。她却袅袅婷婷自我指侧擦过,并不曾赏我一个回眸。

我猜她是位公主,或是名妃嫔。某位工匠毕生心血所凝一块凤壁,她便坠在修长颈项间,添些许明艳。千年尘埃她玉手轻点,长安夜深便得醉人一景,而于我,则留得余生心心念念一梦。连天边一弯皎月亦为她所迷,敛了光芒,只清幽的予她一缕银辉。

青石板路如此之短,她再度没进迷雾幽幽,掩去了如同空谷幽兰般的姿容。

评论
热度(4)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