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实况主RPS多CP】追梦人(02)

☆CP:铛奶

☆救世主奶子茶的老套故事。

☆世界观杂糅,MC衍生。

☆求评论投喂……_(:з」∠)_

----------

02

    奶茶睁开眼睛时,迎面是一缕阳光。微光刺目,原来大雪已然停了。
    他神思恍惚,尝试着缓缓爬起身,额头烧得滚烫而不自知,险些又跌倒在地。身下雪堆上披了张上好的厚重皮子,皮毛柔软光滑,持续为他御着寒冷。
    奶茶环顾着周身。他仍身处城墙脚下,不远处即是出城的通路。此刻不知时间,路边商贩走卒都不见踪影,出入城的人也少了许多。除了身下一张皮子,怀中更多出几个铜钱,皮子边上留有一页纸,上书四个大字,潇洒隽逸:“记得还我”。
    奶茶:“……”

    这送皮子又给铜钱的好心人不知是何路神明,大约也是他或者她从河里救了奶茶上来。奶茶自小被教导知恩图报,面对此事,心里很是感激,只是不知如何报答。这小小几枚救命钱,拿去买药,也足够治愈奶茶患上的这风寒之症。
    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奶茶捏着铜钱,尽管脑袋发懵,仍然牢牢记得这一点。
    只是药铺在哪……
    他咬紧牙关,努力撑着墙面站起来。脚步却是虚浮,双腿双脚绵软无力,行动起来像游魂飘在街边。雪后街上无人清扫,阳光刺眼的厉害,一点一滴夺取着他的气力。奶茶走了两步,竟不知自己脚下是石板路还是云端,飘忽颤抖。
    他又折回来躺倒,裹紧了那张皮子。
    还是算了,这药铺不去也罢。

    他再度睁眼,竟已是深夜。神奇的在于这次却不是在冰天雪地里了。
    奶茶四下打量。一间破旧木屋,屋外传来野狼的叫声,好在听起来距离甚远。他窝在屋内唯一的一张床榻之上,伸手可得饮水与肉干,身上则盖着那件厚皮子。
    木屋简陋却可遮风避雪,食物干硬却可为他果腹。奶茶躺在硬梆梆却暖和至极的床铺上发了会儿呆,终于耐不住,坐起来捧住水罐,咕嘟咕嘟灌了几口,满足的叹息出声。
    “有人吗?”他咳了两声,把水罐放回去,小心翼翼呼唤到。
    “没有人,只有大爷我。”
    隔了一会儿,轻盈的脚步声传了进来。循着呼声而来的青年生有短短的金发,璀璨而夺目。皮肤白皙几至透明,刀锋般的眉和高挺的鼻尖,说话时齿尖露出锋利冷光。妖族特征最为鲜明的尖耳毫无遮掩,薄薄耳尖在微暗的烛火里反出一层荧光。
    但那都不如他的双眸夺人心魄。
    四目相对,奶茶呆住了。

    很多年后真红美铃铛和奶茶聊天,回忆起初见往事,说:你当时怎么看着看着我就呆住了啊,是不是被我的帅气惊呆了。
    奶茶白了他一眼,瘪瘪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说。

    该如何形容那双眼睛?
    浅金色睫羽在脸颊边投出一小片阴影,眨动双眼时带起微小旋风,扑进奶茶心扉。虹膜亦泛出浅浅金橙色,如同藏进一颗太阳,光辉温和,妥帖的抚慰着奶茶。
    就像久旱之人逢了甘露,又像他乡游子遇了故知。一双普通的眼睛,奶茶从中读出的是温柔与期待,却还有哀痛与自责。明知是非我族类,奶茶仍难以自拔,如果可以的话,即刻溺毙在这双眸里吧。
    我认识他。有个声音在奶茶脑海里反复诉说。

    下一刻对方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奶茶猛地回过神,为刚刚的失神不知所措。他抬起手,似是想要牵一牵对方的衣袖,片刻后又放了回去,手指瑟瑟地缩进袖中。

    那妖族年轻人倒是很善解人意,缓步走了过来,伸手抚一抚奶茶额头。停顿几秒他又倾下身,额头贴了过去,测量奶茶的体温。
    森林的清新气味和夜晚的甘露气息登时钻入奶茶鼻尖。额上触感冰凉温润,以人类的习惯而言,像是毫无生机。奶茶抬眼呆呆的望去,迷茫的表情逗乐了对方。妖族青年咧嘴笑了笑。

    “我是铃铛。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是奶子……不是,我是奶茶。”

    用句老套至极的话来说,这是命运与奶茶开的第一个玩笑,是他避无可避的命数。彼时的年轻人们不曾想过,终有一天,他们会视彼此为终身所依,视为挚友,至亲,挚爱;更不曾想过,原来世事无常,人生难料。

    当然,奶茶想不到是正常的,这时的他还只是个普通人类。

    据铃铛说,他只是个平凡妖族,住在离皇城近些的城外,靠打猎为生。早间进城贩些货物,正好遇到奶茶在护城河里扑腾,顺手就把奶茶捞起来了。卖完皮子回家,看见奶茶还蜷在那儿,怪可怜的,又顺手把奶茶背回来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沉。”铃铛评价到。

    随后,铃铛又问了他为何会出现在皇城,为何会病倒,奶茶都一一答了。铃铛听得专注,除过奶茶讲述村子灭亡只剩他一人存活之时,铃铛眼神有点飘忽。倒是在奶茶把钱还给他的时候,现出一缕讶异的神色。
    “你没去买药?”铃铛上下抛着一枚铜钱,问。
    “没有。”奶茶老老实实回答,暗自盘算如何解释自己不去并不是因为找不到路。
    不过铃铛并没有细问。只是说,既然你无处可去,先留在这儿吧。

    那就留着吧。奶茶眨巴眨巴眼睛,心道,我还有很多事想问你呢。

    这破屋就这么大一间,晚上二人挤在一张床上。奶茶睡一头,铃铛睡另一头,他看不真切铃铛的脸,只能隐约揣测,清冷月光漏进屋内,正好能笼住铃铛淡色的唇。
    和奶茶同床共枕,铃铛看起来毫无反应,奶茶却浑身不适应。他倒不是一个人独睡惯了,只是此刻和他挤在一起的是铃铛。他人生中头一次给了他如此异样感觉的存在。
    此时此刻万籁俱寂,白天那双眼睛更加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奶茶无所适从。
    他像烙饼一样折腾来去。铃铛被烦得睡不成,终于忍不住窜起来,换到奶茶这一头。他长手长脚,一把便摁住了奶茶。
    奶茶立刻僵硬成一根人棍。
    又过了一会儿,铃铛慢慢放松了手。他改了个姿势,指节扣上奶茶小臂,寒凉却不冰冷。奶茶体味着这微凉的温度。
    “睡吧。”铃铛说,“晚安。”
    他的声音隔着夜幕,在黑暗中弥漫出安稳的柔意。
    “晚安。”奶茶小声回应到。

——TBC——

评论(4)
热度(29)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