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实况主RPS多CP】追梦人(03)

☆本章出没新CP。

☆救世主奶子茶的老套故事。

☆本章内容:假酒害人(不是)

☆尝试发糖,求评论投喂,感恩笔芯。

☆为了赶中秋的小甜饼(……)结果其实没赶上。没有修改,非常糙……祝大家中秋快乐~

----------

03

    奶茶在铃铛这里一住就是数月。

    时光荏苒,从初雪到凛冬,而后万物复苏,草长莺飞,不过是一抬眸的光景。
    铃铛每日早出晚归。森林是绝佳的狩猎场,妖族是天赋的狩猎者。铃铛归家时总扛着各种各样的猎物,日日不同。奶茶白日闲来无事,便央铃铛教自己习箭。又开了一小片田地,种了些蔬菜和作物,偶尔烤一烤马铃薯,沾些盐,权做最美味的下酒菜。
 
    二人日间各有各忙,晚间同食同寝,相处间,说不出的融洽惬意。你做饭则我洗碗,我刷地则你铺床。隔几天进一趟皇城,铃铛贩售皮子换些钱财,奶茶则前往皇宫求见人皇。等天色渐晚,再同去购些日常用度。
    奶茶思忖这生活大约堪比蓬莱仙境,尽管他没去过。但仙境里有那么多人,而这里世外桃源。天地之大,他们相依为命。

    铃铛对他确实很好,护他伴他。奶茶大病初愈,每日睡不安稳。铃铛便日日抓着奶茶手臂入眠。数月下来姿势再别扭也已习惯,无非是给奶茶一份心安。夜半奶茶每每惊醒,铃铛也会跟着醒来,一语不发陪他呆坐,直至奶茶冷静,二人再复入睡。
    铃铛不问,奶茶亦不说。他从未告诉过铃铛他梦到了什么。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纵使再贪恋一晌温情,却仍受不住夜夜梦到大祭司枯缩的眼眶,听他一遍又一遍重复临终前殷殷嘱托。
    “找到根源”,这四个字,堪比天下最厉害的束缚咒。捆噬奶茶,引他坠入梦魇深渊,令他坐立不安。

    于是在仲春的某个日暮,夕阳端坐云层之上,金霞漫空。铃铛一如既往扛了猎物返程,才踏上屋前小径,便看到奶茶背了行囊,侧着身,沉默地站在屋檐下,眯起眼赏那霞空。
    他面颊在日落里镀了层层金辉,眼神里留恋不加掩藏。流光自他眉间及睫羽之上碎落,晶莹璀璨,许是替了不敢坠下的泪珠。
    铃铛把猎物丢在栅栏边,缓步过去,与奶茶并肩。二人都沉默不语,世界亦随之静默。
    半晌铃铛开口唤了一声,“奶茶?”
    “嗯。”奶茶闷闷的应,并不转眼看他,“……我该走啦。”
    “去哪儿?”
    “不知道。”
    铃铛朗笑两声,换来奶茶一个怨念眼神。
    他笑了几声,便抬手揉一揉奶茶此刻鎏了金的短发,触感只觉发丝柔软顺滑,“不管往哪儿走,你也都无处可去。”
    “……”

    “所以,不如我和你一起。”铃铛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后退半步,在流光中向奶茶伸出手,以一分狡黠神色,回敬奶茶满心目瞪口呆。
    “这样,从此以后你就有家了。”

    奶茶呼吸一窒。

    晚霞如火,然铃铛眼神,炽热胜过夕阳万倍。

    他们就这样并肩离去。仲春时分,花繁锦簇,沿途风光无限。奶茶与铃铛远离皇城,穿过森林一路向东。奶茶曾反复试过寻求人皇援手,终是求告无门,故而打算去寻仙族。人言仙族有窥视过去与未卜先知之能,兴许能帮他一二。
    人族一向定居,耕种为生。铃铛却是妖族,天性崇尚自由,喜爱四海漂泊,一览山川风物,四时美景。奶茶很是感念铃铛与他同住的时光,如此束缚了铃铛数月,此刻见他欢欣,奶茶自己不觉也兴致颇高。

    至夏末时节,仙族族地终于近在眼前。虽说离蓬莱还有些路程,但再往前,铃铛便不能走了——仙族与妖族势不两立,他若去了,约莫有去无回。
    奶茶想着让铃铛等在外周,铃铛却言无法放心,不管怎么都要与奶茶同行。奶茶拗不过,只好应了下来,倒是想法子准备了件斗笠,遮了遮铃铛妖族特征鲜明的面孔。

    一日在客栈,二人闲来无事,奶茶买了些仙族佳酿,二人共饮。朗月笑长空,清辉满室,屋内饮酒乐甚,奶茶击桌伴奏,铃铛举杯而歌。
    热闹了没多久,隔壁有人喊:“那边二位,闭嘴成吗!”

    铃铛醉眼朦胧不做理会。奶茶已经很久未曾这般开心过,仙族族地风景如梦似画,一草一木仿佛都有难言魔力,令奶茶倍感亲切。再加之他就快寻到灭村惨案真相,心里豁然轻松不少。故而依旧拽着铃铛:“接着唱,接着唱。”

    两个人喝酒喝的高兴,自娱自乐。隔壁那人喊了几声,见无人理会,终于再也忍受不住。铃铛尚在高歌,突的轰隆一声巨响——烟尘如雾弥漫,木块破碎散落一地。对面一人,正反手挽了剑花,潇洒收剑,看向奶茶的眼神,由着愤怒泛起嗜血光芒。
    而奶茶还未来得及细看,另有一人自缝隙间跃出,银发带风,迎面一剑而来!

    铃铛虽是喝多,妖族本能仍在。他反应极快,只手推开奶茶,侧身避过剑锋。足下轻巧钩过木凳,一使力便端正砸向对方门面。
    那举剑之人一剑劈碎木凳,立在原地。

    奶茶拿了随身佩剑,铃铛顺手接过,单手持剑护在奶茶身前,隐隐挡住对方进攻之势。随即,铃铛喝到:“什么人!”

    “你大爷。”
    对面白发的年轻人没有搭话,倒是背后靠在那的另一人,懒洋洋回了一句,声音里极不满。他打了个哈欠,对着那白发少年说到,“交给你了,别给我丢脸啊。”
    那年轻人翻了个白眼,却是反手扔了剑,指尖捏起法诀——原是位仙族之人。

    铃铛嗤笑一声。他极擅弓箭,却也会些剑法,只是不大擅长。奶茶清楚这点,意欲上前,却被铃铛抬手拦住。他双眸发红,死死盯住对方,头也不回,轻言一句。
“靠后宝贝儿,战斗的事交给男人来。”

    奶茶被这一声“宝贝儿”搅得心神俱乱,唇齿如蜜,不自觉便听话的退到后面,魂游天外。停了半晌,却又觉得哪里不对,猛地张牙舞爪,扑到铃铛身上:“我也是男的!!!”

    铃铛:“……”
    对面捏着法诀的仙族:“……”

    这架最终还是没能打起来,奶茶趴在铃铛背上不肯下来,二人闹做一团。那仙族少年看着内讧起来的二人,瞅了会儿热闹,掌不住大笑出声。奶茶偏头看他,才注意到他生就异色双瞳,眉目俊秀,眼神清明。

    那仙族少年瞧见奶茶看他,便冲他点点头。

    奶茶不知为何对这仙族少年很有好感,大约是之前同为仙族的散人曾搭救过的缘故吧。他想了想,便伸出手,笑到,“我们交个朋友吧。我是奶茶,这位是铃铛。”
    对方很领情的回握,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芬凰院凶达。”

——TBC——

评论(8)
热度(26)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