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存,日常复健练习。

【神授艺人】

    在早晨的阳光还没有覆盖稀疏青草的时候,我又在拉姆拉错的岸边遇见了晋美上师。他仍在转湖,经年风霜在脸颊上一圈一圈留下痕迹。

    “你好。”晋美上师看见我,停住脚步。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向他行了礼,喇嘛站在原地。半晌,抬手摸一摸我的额头。
    “我们有缘。”他颌首,又望一望清亮的湖水,“再过一万年,你也还是这副样子。”

    我摇摇头,“您还能认出我。再过一万年,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样子。”

    喇嘛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用重浊却又字字清晰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回答我:“天神和诸佛都知道。”

    “西边的山里出了唱诗人。”我告诉他。
    “我已然知晓了。”喇嘛这么说着,举起手中的转经筒,自顾自的又走了。

    我走了几日几夜,天上的星星闪烁着,出现又消失,看着我跨越绿草和平原,渡过湍急的河流。月亮从雪山上飞起来,迷蒙的俯瞰大地。在一个没有名字的地方,我寻找到了唱诗人。他此时还不是唱诗人。

    他发着烧,浑身灼热,黑牦牛站在不远处,不安的来回走动,他的马儿时不时嘶鸣。见到有人过来,牦牛们逐渐冷静下来,走开进食去了。
    我拿着洁净的碗,走到泉水旁边,从泉眼里打出最干净清澈的泉水,放在他身边。他伸出手,颤巍巍的,碰触了碗的边缘。
    “鲁阿拉拉穆阿拉,鲁塔拉拉穆塔拉。”神志不清的人仍然在低唱,这句子小心翼翼的从他口中飘出来。
    “你的心里装满了故事。”我对他说。用柏树枝蘸一点泉水,洒在他滚烫的面颊和胸膛上。

    他并不回答我。诸天神佛化作星辰,照耀着他,我听见他心里传诵着格萨尔王的话语。一切的开始和结束都藏在他的胸膛,就算是草原上最巧手的梅朵阿妈也解不开的纷乱的故事,只有他能明白。
    我没有办法像活佛一样念诵带有法力的经文,只能低声念着真言,希望安抚他的疲惫的灵魂。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眼神中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光亮。他盯着月亮看了一会,又望向绵延起伏的山岗和懒散走动的牛群。
    “人、神、魔在混战。”他说道,“那时候野马和家马才刚刚分开,人们蒙昧,智识未开。所以妖魔和盗贼占据了人间,他们把美丽的山水变成苦海!……妖风呼呼的吹着。把青草变得枯黄,把晴朗的天空变得阴云密布,善良的人们被种下邪恶的种子……”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忍不住打断他,将碗端在他嘴边。他像是渴了一个世纪的旅人,大口大口的饮水。

    “我们祈祷。人们需要天神的拯救,所以格萨尔王来了。”我垂着眼,低声道。

    他听到我的话,略微回过神,看了我一眼,“是你啊。”他认出我来,“你好。”
    “你好。”我回应他,“你需要我帮忙吗?”
    他慢慢的摇一摇头。“我已经有无穷的宝藏了。”
    “那你已经清醒了吗?”我问他。
    “从前我是睡着的,以后我是醒着的。”夜风呼呼的刮来刮去,他裹紧袍子,嘴唇微微动一动,开始低声唱起歌。

    就这样,又一个伟大的格萨尔王传奇的唱诗人,在广袤的草原上诞生了。英雄托付了他,在世间传扬这英雄的故事,唤醒被妖魔蒙蔽的世人。直到太阳落山,第一颗星星闪烁起来,他的故事仍然在草原上流传。

评论
热度(2)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