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12M/M12】朝夕(上)

☆CP:12M/M12

☆久别重逢的两个病号。(?)

----------

          MikeZTM推开家门。
        
          凌晨三点时,他的航班落地。同往常无二的无星无月的夜空,唯有机翼上指示灯的微光,安稳的闪烁在绵绵细雨中。Mike提着笔记本穿过玻璃回廊,看万千灯火在眼前束起一片光亮。旅人脚踩柔软地毯的轻声,揉进雨滴轻敲玻璃的沙沙声里,像是温柔而和缓的夜曲。
          可惜他此刻无意欣赏。12Dora还在生病,Mike正是因此才匆匆结束事务,提早赶了回来。尽管他自己也是感冒未愈,还是不愿劳烦任何友人,只是悄无声息叫了辆的士,踩着夜色,在一片夜深人静中迈进了自家大门。

          房门果然并未反锁。Mike进屋的第一件事是去卧室看一眼12,见他仍然是像视频里那样双颊通红、呼吸滚烫的发着烧,睡得很沉的样子却又不安稳,刀锋样的眉也蹙着,整个人带点痛苦,蜷在偌大的双人床上,占据着与身材完全不合比例的小小领地。
         Mike有点无奈的轻叹了声。他俯下身,把额头贴过去。明显高出一截的温度,热量自相触的小块肌肤传来,而滚烫的呼吸穿过空气,熨在Mike颊侧被寒风肆虐过的肌肤上。他听说12已经烧了好几天,估计是自作主张吃了点药,但肯定不曾去医院。在一起这些年他已经足够了解12的性格,面对现在的境况又生气又心疼,却说不出话来。
         他随手把行李和电脑放在客厅,接着反锁防盗门、调暗灯光,如往常那样。再打了盆温热的水,和干净的毛巾一起端到12床边。用温毛巾擦拭面颊的动作轻车熟路,Mike想尽量不惊扰到熟睡的人,指尖却眷恋熟悉的温度,止不住一遍遍摩挲过脸颊轮廓。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人了一样。偶尔他压抑不住的低咳两声,看见12微微动了动,又愈发小心的压抑起自己的呼吸来。

         粗粗算来他和12在一起也有一两年的时间了,而住在一起,不过半年左右。这次分离,尽管已经一个多月,仍然是种种不适,仿佛世界都变了个样。Mike刚走没几天,就在彼岸的寒流里咳嗽了好些天;而12这边,且不说午饭晚饭或者找不到衣服用具这些小事,同样也是迅速病倒,又由着自己大大咧咧的脾气和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烧到神志模糊也不去医院,更别说好好吃药。朋友们纷纷嘲笑这是对病鸳鸯,两个人原本都打算瞒着对方,可惜这样的事又怎么瞒得住心心念念牵挂自己的人。
          跨洋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最终,Mike烧刚退,便立刻定了机票,急忙忙赶回来。

         他没有告诉12自己回来的事。这段度日如年的日子总算过去了,Mike细细帮12擦脸和掌心,最后把毛巾折叠好,覆在12头上;又拿过床头的药片,翻来覆去的看。不过是寻常的感冒药,连退烧药都没有,八成是没找到。Mike觉得好气又好笑,这么大一个人,就知道作死,没了他MikeZTM就把自己照顾成这样,只会添麻烦的笨蛋。除了会喊麦扣还会干什么呀。
         床头灯微暗的光映出12脸颊通红,闭着眼的样子倒是意外沉静又温和。Mike盯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想了想,伸出手指戳一戳,看自家恋人的脸颊凹下去一小块又恢复原样。眨眼间他们已然共度了不短的时光,过去的这么些年,好坏都有眼前人的身影,美好的记忆多如漫天繁星。Mike让12一转头就能找到,但他自己却好像很少有时间或机会,像这样看着12发呆。12仿佛总是咋咋呼呼的人,不得消停一样,身上又满是活力,和快乐。他一直步履不停,Mike觉得这样很好。这是他喜欢的地方。
         他自觉时间没怎么走,天边还是逐渐泛起了一抹鱼肚白。Mike折腾了一宿,层层困意浮上来。他怕把好不容易睡的安稳些了的12吵醒,便选了个有些别扭的姿势在床边趴下,一个睁眼就能看到12俊朗眉宇的角度。过了一会他又起身给12掖一掖被子,随后试探着把自己冰冷的指尖伸进被角,偷偷勾住温热的手指,也睡了过去。

——TBC——

评论(2)
热度(28)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