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实况主RPS多CP】血火颂歌(01)

☆CP:12M,陆散,P芬,铛奶,道魔。(大概吧)
☆民国设定。战争年代的爱与恨。
☆大概会是个中篇……情感戏不会很多。吧大概。
☆情人节快乐,开个新坑。

----------

    1937年8月,上海。

    夕照的暖光罩着上海滩。刚有一辆自北平远道而来的火车到站,上海站门口因此挤的水泄不通。此时是七七事变过后不满一月,不同于一片惨烈的北平,上海仍然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歌女咿咿呀呀的唱腔一声声在潮热的空气中飘散开来。除过墙上贴着的“抗日救亡!”的大字报,一切看上去都如往常般平静安逸。
   
    列车驶离站台前,有位金发的青年下了车。他身材挺拔,金发在落日里现出温柔的颜色。一身银灰色西装裁剪妥帖,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左手拎着个公文包。因着他非比寻常的容貌气度,总有男男女女瞩目着他,在神色困顿和惶恐满目的难民间他挺拔的身姿,就像是上海和北平此刻的对比一般鲜明。
    拎着简单的行李,青年千辛万苦才挤出蚂蚁般的人群,坐到一辆黄包车上。那趟列车上通风极差,他已在充斥着硝烟与汗臭气息的空气中停留了好几个日夜,此刻骤然呼吸到南方空气里的水汽,激得咳了两声。
    黄包车车夫佝偻着腰,沧桑的面庞上是极其讨好的神色。路边角落缩着几个小乞儿,神色羡艳的瞅来瞅去。青年知道,那约莫是北平或者什么地方来的难民。这让他的心更加坚定,东北和华北已然沦丧与日军的铁蹄之下,上海……上海是决不能再拱手让人了。
    黄包车最终停到人民日报报社的楼下。青年多付了些钱,在黄包车夫惊喜的眼神里,缓步进了大楼。

    “Mike!你回来啦!”
    他甫一进门,立刻就有人认出了他,因着他留美归来的名头,都亲热地围了过来。这个点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却还是有不少人尚未离开,不知是工作繁忙,还是别有用心。Mike神色冷淡,不发一语,唯独冲着好友铃铛点点头,随后坐回自己阔别数月的办公桌前。桌上纤尘不染,却多了个透亮的琉璃瓶子,里面插着支娇嫩又艳丽的红玫瑰。
    Mike皱起眉。他把花儿自琉璃瓶中拈出来看了看,花瓣上透亮的水珠滴下来,在报纸上洇出小小的一团。Mike对这花朵所代表的含义再清楚不过,眉头便更紧了几分。

    等到众人皆三三两两的散去之时,Mike婉拒了所有的邀请,叫住了铃铛。
    “这花是……‘他’送的?”他开口就问,神色不大好看。
    “是啊。你不在的时候12每天都来送花,有一阵子了。”铃铛如此笑言,俊朗眉宇间一抹焦虑却并不掩瞒,“上海滩最有名的风流浪子也有收心的一日,可有不少姑娘小姐们眼泪要流干了。”
    Mike深深的望他一眼,半晌才开口,嗓音清亮,“……但是我不喜欢他。他这样是干扰了我正常的生活。”
    “那你去找他说清不就得了呗。”铃铛学着洋人们的动作摊手耸肩,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事——总得当面才说的清楚。”
    “嗯。”Mike点点头示意认同,便起身仔细理了理已然极工整的领带与袖口,提起公文包向外去。迈了两步又折回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铃铛:“你那长沙来的表弟……”
    铃铛僵了一下,随即点一点头,道:“奶茶还好,就是有些水土不服。脸色蜡黄,我这还说带他去黄浦江或者什么地方溜上一圈儿。呼吸些新鲜空气大约能好些。”
    Mike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多言语,稳着步子离开了办公室。

    12Dora的贸易公司坐落在租界里。
    租界大约称得上是全上海最漂亮的地段了。精致的欧式建筑与爬满藤萝的围墙,草坪修剪整齐,屋前的小水池中有几尾游鱼自在地嬉戏。金发碧眼的女士牵着卷毛小狗于夏末的绿荫里漫步,高档法国香水的清芬划过鼻尖而不留痕迹。这是个光鲜亮丽的世界。
    Mike的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飘向那些衣衫褴褛蜷缩在霓虹灯下的乞儿们和黄包车夫佝偻着身躯讨好的面容。
    山河破碎的年代,这些洋人站在我们的土地上耀武扬威。
    他借着夜幕掩盖自己心间压抑不住的痛苦,快步走向12的公司。墙边拴起来的大狗冲他摇摇尾巴。
    他想起上一次来这个地方,还是为了采访“新一代民族工业的希望”12Dora先生。这个称呼总让Mike觉得好笑。他随着12秘书的指引步入12的办公室。最先留意到的是那人的一双绿眸,在看见Mike走进来后,亮的如同夜幕下的星子。
    “麦扣,好久不见!”
    全上海的人都知道12Dora在追求人民日报的主编Mike。秘书于是知情识趣的退出去,带上了门。12伸出手做了个握手的姿势,Mike象征性的握了握便放开。掌心有种微妙的触感,他下意识紧了紧手指。
    “为什么要一直给我送花?你送了多久?”Mike开口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这个,眼神极认真。
    12Dora笑了笑,收回手,却是答非所问:“听说北平比这边乱多了?”
    “……”Mike气结。
    12瞅着他有点恼意却又无可奈何的眼,很是坏心眼的乐了两声,左手轻抬,食指在桌沿看似随意地敲了两下。
    他又问:“今晚可愿赏个脸吗,主编大人?我订了桌酒宴,给你接风。”
    Mike瞅了眼他的手指,修长的指关节抵在桌角。他明白12的言下之意,脸上却实在做不出半分笑意,只得冷淡的摆了摆手。简单寒暄几句后,便匆匆拜别了12。

   
——TBC——

评论(2)
热度(27)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