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EA】绯闻(上)(Ezio生贺)


 
当艾吉奥喝醉后,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CP:艾吉奥x阿泰尔

☆娱乐圈设定。

☆晚了两分钟的E叔生日快乐!

----------

       

艾吉奥是被疯狂的电话铃声所吵醒的。 

老实说他昨晚睡的并不是很好,乱七八糟的梦围绕了他一整夜。昨天是剧组的杀青派对,他玩的很疯狂,雅各布带来的那瓶珍藏的红酒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它让他此刻连眨眨眼睛都能感觉到天旋地转。当然醉酒除过给他带来了些美好的梦境,也使得他浑身生疼,像被一打彪形大汉揍过一顿,这真的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他的手机仍然仍然令人不快的大声吵嚷着;艾吉奥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摸索着抓过它,预备将它狠狠的从窗外扔下去。他才不在乎那会砸到哪位倒霉蛋的脑门。但在动手之前他意识到:来电显示上他伟大又美丽的经纪人伊薇·弗莱正对着他露出甜美的微笑。

 

眩晕感稍微退却了一些。艾吉奥很清楚如果他胆敢挂掉这位弗莱女士的电话会发生什么。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摆脱宿醉小混蛋的形象,接着按下接听键,用他所能拿出的最老实又诚恳的语调讲:“嗨,早上好我的公主,你今天真好看。”

“早。我警告过你了,对我来这手没什么用,”从经纪人女士明显并不吃这一套的语调和她“哒哒”作响的高跟鞋来判断,她似乎在努力压抑着怒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在……”伊薇发火边缘的这种时候,艾吉奥还不会愚蠢到火上浇油。但他此刻仍然头脑发懵,便半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身下并不柔软的床垫,随口胡扯道,“在我家。”

“噢。”伊薇短促的发出一个音节,听上去像是一声冷笑,“我给你十分钟,亲爱的先生。从床上下来让你本来也没什么用的大脑好好清醒一下。如果十分钟后雅各布接不到你,我会亲自将你的脑袋和他的一起按进鱼缸里。我说到做到。爱你。”

 

经纪人在怒气里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艾吉奥十分了解她,鉴于他们共同合作了十年;伊薇很少对他发火。除非他真的做了些离谱的错事——上一次她这么生气是因为艾吉奥在听闻初恋的克里斯蒂娜小姐订婚后,跑去揍了她的未婚夫并提出警告。这事还被多事的狗仔写上了头条。

当然此刻并不是回忆“美好往事”的时候。艾吉奥很快翻身下床;不幸的是太过急躁的动作让他觉得有种反胃感逐渐向上弥漫开来。他只好努力压抑着自己,打量起这屋子;这是间以黑白灰色系搭配为主的房间;也许有点冷硬,但他很欣赏这种风格。虽然他自己更乐意用点高调张扬颜色的家具。

呃。那么所以他确实不是在自己家。也不是在酒店。酒店不会有这样别出心裁的装潢。

那么他大概知道伊薇为什么生气了。

所以他是在哪儿?

 

大门在这时发出钥匙转动的轻响。艾吉奥屏住呼吸站在那里,听见进来的人脚步稳健的走来走去,伴随着便利店纸袋打开的声响,吐司和培根的气味立刻钻进艾吉奥的鼻尖。它们闻上去很棒,但他的宿醉还没完全清醒,这味道让他的胃稍微有点不适。他难过地发出一声干呕。

房间外的人立刻就听到了,脚步声逼近艾吉奥所处的房间。“你醒了?”对方用漫不经心的语调向他发出质问,艾吉奥在看到人之前迅速的通过声音辨别了对方的身份。

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只能称为同事——他们在同一个剧组共同工作了四个月,合作了数不清的对手戏;只是他们仍然不熟。谁也没办法和阿泰尔混熟。

许多人都认为阿泰尔能够和艾吉奥搭戏,会是他大火的机会;但事实是,艾吉奥在看到剧本的那一刻便意识到这个角色非阿泰尔莫属,他有多么渴望和阿泰尔的这次合作,又向导演和制片人塞了多少好处才让这个角色顺理成章的落在阿泰尔的手上,这些事除了他的经纪人外无人知晓。

如果有人知道,也许会觉得他疯了。

这源于阿泰尔的身份和名气。阿泰尔是稍早艾吉奥一批的演员,演技是圈内公认的优异,脾气也是圈内公认的差劲。他拿过影帝,但鉴于阿泰尔冷硬的脾气,尽管有着出色的演技,却缺乏愿意力捧他的人;再加上他对作品和合作方的挑剔,对于演技和台词方面的精细,这都成了他令人退避三舍的理由。

不过这些艾吉奥统统不在乎:他已经远远的在黑暗中注视了阿泰尔很久很久了。他从未告诉过别人,他进入演艺圈最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这会是他最好的能接近他的机会。

如今阿泰尔在他有机会张口前,突兀地站在了他面前。

“早上好...呃。”艾吉奥说。他原本想用点奥迪托雷标志性的俏皮话缓和下僵硬的气氛;一转眼他看到了阿泰尔眼下的乌青和冷漠的表情。艾吉奥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早。”出乎意料的是阿泰尔回应了他的问好,但又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醒了就快点滚出我家。”

“什么?这是你家?”尽管此刻大脑并不那么清醒,但艾吉奥的耳朵还是敏锐的抓到了关键词。他目瞪口呆地扫视了一圈这间朴素的公寓,这是个他完全没有考虑过的答案——阿泰尔的家!上帝啊。“我为什么会在你家?不,不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紧张和微妙的兴奋从喉咙里窜上来,艾吉奥一边吞着口水压抑它们,一边向阿泰尔提问。

阿泰尔只是冷笑了一声。“你昨天喝多了,”他说道,“喝的真的很多。所以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那就是你真的很烦。现在,滚出我家。”

他斩钉截铁的甩出最后一句话,侧过身把大门的位置让开给艾吉奥。艾吉奥磨磨蹭蹭地向门外走去,盘算着临走前找个好借口以便下次来探访;随即有点隐隐约约的片段出现在他脑子里,他在犹豫是不是该开口证实;可该死的,让他一张口,他也许就要因为紧张吐出来了。

但阿泰尔没有留意到这点,他在扭头后看到了表情古怪欲言又止的艾吉奥,于是他问:“你想说什么?如果是道歉,那我——”

“我……”艾吉奥痛苦地张开口,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单词。接下来胃酸气势汹汹地碾压过他的喉咙,他又一次吐在了阿泰尔的地毯上。

“……,”有那么一瞬间艾吉奥确信阿泰尔想要用剑将他捅穿。但幸好他及时的意识到了杀人犯法这件事;于是最终阿泰尔只是瞪着那块被呕吐物污染的新地毯,对艾吉奥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就算是道歉,我也绝不会原谅你的,绝不。”

 

艾吉奥最终活着离开了这间公寓,多亏于雅各布的及时赶到。出门时他仿佛从摔门的巨响里听出了喜悦。

雅各布充满同情地递给他一块手巾和矿泉水。艾吉奥用它来捂着自己的脸。糟透了,他当着阿泰尔的面吐在了阿泰尔的地毯上,也许他这么做不止一次,一切都糟透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还做了些什么。

“嘿,开心点朋友,”雅各布看上去倒是精神很好,和宿醉后邋遢的艾吉奥天差地别,“打起精神来。一会儿还得面对伊薇的拷问呢。鉴于你这次的伟大成就,我决定从此我要把你视为我的老大了。你真的很棒。”

他真情实感又莫名其妙的夸赞让艾吉奥浑身发毛,“你到底在说什么?”车子停下等红灯的时候艾吉奥这样发出疑问。

“我的意思是……”雅各布敬佩地看向他的朋友,“在阿泰尔家夜不归宿,和阿泰尔传绯闻。朋友,我实在想不出来,除了你还有谁能如此胆量。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们不同寻常的关系了。”他拿出手机,点开推特。

艾吉奥探过头,话题榜上热度不断攀升的某个关键词是“断背山”。它成功的让艾吉奥惨叫一声,矿泉水瓶掉了下去,重重砸在了他的脚趾上。

——TBC——

 

 

评论(11)
热度(116)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