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EA】绯闻(中)


 
当艾吉奥喝醉后,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CP:艾吉奥x阿泰尔

☆娱乐圈设定。

----------

在半小时后艾吉奥坐到了伊薇的面前。

 

 

他美丽的经纪人看上去不如电话里那么暴躁;她只是皱着眉和他打了招呼,放下她的煎绿茶,把手机推到他面前。上面是某家著名媒体的报道,用很大的字号写着“双影帝非比寻常的一夜”等字眼。那报道配了两张图片,一张是他搂着阿泰尔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一张是阿泰尔将醉醺醺的他拖进屋内。

“我说真的,我跟阿泰尔可什么都没有。”艾吉奥举起双手试图澄清,眼睛却仍然留在那篇报道上。他居然抱了阿泰尔的腰,他可真棒。

“你确定吗?你脸上的傻笑可不是那么表达的?”雅各布在旁边起哄。

而伊薇在一旁优雅的翻了个白眼。“艾吉奥,先生,你不能因为喝醉了而什么都不记得,就把一切事情当做未曾发生过。现在全世界都在传言你们是对恩爱情侣,故事从梦幻般的初遇开始,到被迫暴露的地下恋情,单单是我听说的版本就有四五个。而这才是第二天早晨。”

艾吉奥耸耸肩。“仅仅因为我抱了阿泰尔的腰还和他回家?拜托,现在的媒体太过无聊了,他们也该多关注点别的。我不觉得这算得上什么大问题,我和阿泰尔的新片快要上映了,你知道的,就像一部影片该有的营业宣传一样。”

“你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依靠传绯闻——还是同性绯闻——来宣传新片了?”伊薇对这句话表示了很大的不满,但艾吉奥迅速抓住了某个关键词。

“所以你是因为我和同性传绯闻而生气。那可是阿泰尔。”艾吉奥这样讲,他觉得自己有些挑衅,但这事关阿泰尔,他不能退缩。伊薇总是太过注重他的声誉,虽然他知道伊薇是为他好;可不得不说,他和阿泰尔被描述成秘密约会的恩爱情侣,这令他十分心动。

伊薇看上去有点无奈,她纤长的十指交叉着放在桌上,语气柔和下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可是阿泰尔。你是真的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艾吉奥半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下。“呃,我喝醉了。我只记得我要求跟着阿泰尔回家……然后我……”后半句是“好像吻了他”,但艾吉奥及时将它吞进了肚子里。

 

雅各布在这时发出一点笑声。“我可记得,我们都看见了,事实上我还拍了下来。我要是你,朋友,我现在大概已经死于我的羞耻心了。”他愉快地拿出手机,找到那段录像。艾吉奥凑过头。

“带我回家吧,”尽管酒吧真的很嘈杂,但他还是听见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在讲话,拉长着语调,还打着酒嗝,像个纽约地铁上的流浪汉那样,“求你了。我真的很喜欢你。”
录像里的他确实抱着阿泰尔的腰。阿泰尔的腰看上去很细,艾吉奥有点懊恼自己忘记了那是什么样的手感;而阿泰尔脸色阴沉,像是要揍他一顿。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下一秒艾吉奥看见自己被踹了好几脚——可那没什么效果,他仍然死死搂着不松。

“我每天都梦见你,”他醉醺醺地大声发言,“每天!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我早就想这么做了,我不敢,但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我现在抱着你,我在感受着你,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吗?”

“哇哦。”他听见举着手机的雅各布这么小声感叹。

“你只是喝多了。”阿泰尔在片刻的沉默后低声回答。

“不,我没有喝多,我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艾吉奥松开阿泰尔的腰,抓住他的手,单膝跪下,“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是阿泰尔。你是我无数次在梦里寻觅的人。你是我今生都爱着的人。

 

 

录像到这里就结束了,艾吉奥目瞪口呆地盯着屏幕,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他几乎被自己的深情打动了。但随即他回忆起一件事。“那是我上部电影里的台词……”他小声说着,不敢抬头去看伊薇的表情。

“但你对着女主角的时候可不如现在这样深情。”弗莱双子异口同声的指出被忽视的问题。
雅各布又补充了句:“在这之前你已经缠着他用两个小时勾画了你们婚后的美好生活。我们都知道了你想要个像阿泰尔一样,呃,”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很真诚地望着艾吉奥,“像阿泰尔一样完美的小孩。真遗憾阿泰尔不能帮你完成你的愿望。”

“我的上帝……”艾吉奥彻彻底底的震惊了,他从不知道自己喝多后会做出这种事,他几乎就想下定决心戒酒了,这太恐怖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男人,你早该对我说。我能帮衬你,亲爱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凭媒体恶意揣测你们的关系,这会让我们陷入被动,还会影响到阿泰尔的前途。好莱坞不喜欢这样。你还记得影片宣传的消息,就不应该晾着你的女主角,跑去派对上和阿泰尔告白。”伊薇很显然早已经看过这段影片,这是她早上生气的原因之一。她一向厌恶陷入被动的局面,艾吉奥明白这一点。感激的心情逐渐流淌出来。

 

 

伊薇的电话铃声在这时恰到好处的响起。她只是瞟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我在媒体的朋友。”她意味深长地看向艾吉奥,“我得想想该做点什么。现在,答应我,暂时别和阿泰尔见面了。”

 

她起身离开了,像个即将上战场的女战士;被留下的艾吉奥有点无措地回味着伊薇的那句话。

“所以我该怎么办?打个电话给阿泰尔?或者写一封道歉信?你有阿泰尔的手机号吗?阿泰尔还会再想理会我吗?”

“原来你真的喜欢阿泰尔?”雅各布有些惊奇,也许他早该从艾吉奥注视着阿泰尔时那种炽热的眼神里得到这个结论,“往好了说,今天早上即使你又伤害了他一次,他也仍然没有用刀把你当场捅穿。所以他应该也是爱着你的……因此我有个建议,你应该先从赔偿阿泰尔一块新地毯开始。”

“伤害他?”艾吉奥问。

“我是指你又吐在了他的地毯上这件事……”雅各布说。他又大笑了起来。

艾吉奥对此无心回应,他现在比较宁愿自己当时被阿泰尔一刀捅穿。

 

 

尽管艾吉奥得到了有关于地毯的建议,但他暂时来不及实施。他只是刚走出自己的工作室,就看见阿泰尔从门外进来,手里拎着便利店的纸袋。阿泰尔抬起头,他们正巧四目相对;随后阿泰尔走了过来。

“你的外套,”阿泰尔主动递上那个纸袋,“你忘记带走的。你真该庆幸你没有把它弄脏,因为为你牺牲的是我的外套。”

艾吉奥接过纸袋。“我很抱歉。你真好,那些批判你的人一定都得了妄想症,”他可怜兮兮又真心实意地说,“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我的意思是……”他吞了吞口水,“有些事我想向你道歉。”

阿泰尔很冷静地盯了他几秒,随后迈开了步子。艾吉奥以为他被拒绝了,他沮丧地垂着头;但阿泰尔站在门口看向他:“我以为提议的人是你?”

艾吉奥立刻小跑着跟了上去。

 

 

他们穿过半个街区,有家很不错的咖啡店。尽管他比起咖啡更偏好酒精,但他也完全不敢约阿泰尔去喝一杯,他怕极了“历史重演”。阿泰尔看着他,他发着呆;咖啡还没有上来,他们就静静坐着,没有人开口,直到阿泰尔不耐烦的皱起眉。

艾吉奥回过神,换上一副老实的表情。他惯常会这一手,几乎没人能摆脱他黏黏糊糊的、像可怜巴巴的小狗一样的目光;然而他不确定那对阿泰尔是否有效。“我真的很抱歉……”他说道,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昨夜那个醉鬼完全不同,“我会赔偿你新地毯的。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可以一起去买。”

阿泰尔露出看神经病的眼神。“你这是在提出一个约会吗?一起?买地毯

“买完地毯后也许还能吃个晚饭……什么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艾吉奥说。

“噢。”阿泰尔显得有点不悦,艾吉奥恨极了自己,他承认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他脑内出现了阿泰尔将咖啡泼在他脸上再转身离开的画面;但还好那不是事实,咖啡没有来,阿泰尔也没有甩手走人。

“早些我在出来前马利克告诉我别再和你见面,”阿泰尔慢条斯理的讲着,“但我没听他的话。他给我讲了些关于你的风流韵事……我不知道你的猎艳对象还包括男性?你昨天说的那些话很动听,是在不同的人身上反复试验的结果吗?”

艾吉奥瞪大了眼睛,他激动的站起身,差点撞翻了桌子,服务生和邻桌的客人都好奇的看过来。“不不不……不!”

“坐下。”阿泰尔按住他的手。

艾吉奥知道那很失礼,可却没有遵从,只是压低了音量,“伊薇也要求我们别见面……但在我看见你之后,我立刻把这句话忘在了脑后。我愿意和你去任何地方,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是说,阿泰尔,你当然可以讨厌我,就只是……别那么揣测我,也别那么贬低你自己。”

他来不及看阿泰尔的反应,就逃跑一样的离开了咖啡店。脸颊发烫,手指颤抖,腿脚发软,但仍然逃的飞快。他转进街角,远远的隔着玻璃注意到那服务生为阿泰尔端上一小块蛋糕,又说了点什么;阿泰尔舒展开眉头,露出一丁点笑容。

艾吉奥酸楚地看着那个笑容。阿泰尔很快地吃掉那块小蛋糕,随后离开咖啡店,消失在另一个街角。

——TBC——

评论(20)
热度(90)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