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ku Auditore

我会陪你到世界尽头。

【实况主RPS多CP】血火颂歌(02)

☆民国设定。战争年代的爱与恨。

☆爱着你们。

----------

02

    月至中天。
    本应陷入十足沉寂之中的上海滩,此刻除霓虹灯一如既往彻夜不眠,更是另有一群人,怀揣着繁复冗杂的思绪,在黑暗中疾驰。
    Mike换了件深色衬衫,行于夏日潮热至极的空气中。弯月只冷漠地露出丁点微光,好在这条路,他是早烂熟于心了——去往“道长”孙浩龙的家,这是他多年相交的友人,亦是他可靠的战友。Mike自留洋归来后,便主动选择了加入地下党组织,如今已数个年头;而作为他们地下活动的基地,Mike在道长家里的时间甚至胜于在自己那座冷冷清清的宅邸。他小心翼翼避过摇晃的醉汉与巡视的街警,来不及取块手帕擦一擦额角的细密汗珠,径直绕到院落后门。早有人在候着他了。
    “麦扣!”眼前的男人压着嗓子唤他,大大咧咧便上前一个拥抱。自抵沪以来,Mike脸上终于露出真切的笑意。时隔半年,他忠诚的朋友和至高的战友,依旧怀着热忱的心与他相拥,在这个国度最黑暗的长夜里。
    短暂迎接过后,道长将他带进门。Mike眼看着男人取下书架上厚厚的《龙阳十九式》塞到他手里,再伸手进去触动暗门的机关,表情有点扭曲。道长回头见他表情有趣,便挑了挑眉,道:“某人买的,说等你回来了和他一起研究……嘿嘿。”
    这笑声让Mike耳后微微的发起烫来。

    “先别说这个了。”他咳一声,跟着对方走下台阶,“铃铛说12的红玫瑰送了有一阵子了。北平遇袭,他联络不上我,只能靠这样的方式向我和铃铛递送危急的信号。红玫瑰预示的情况可是不妙得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谈及正事,道长神色便认真起来,声线也压的低了些:“是。情况不妙。你们身遭眼线都太多,他也是不得已,不能和你细说。出事的是陆夫人。夫人坐在警察局长这位子上,根基深厚又手握实权,早就有人欲除之而后快。前些日子我收到线报,说有位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盯上了他。先是他收到的座驾翻车,司机死亡;紧接着有人远处狙击,恰巧夫人侧身喊人,子弹便仅仅擦过他的左臂。”
    “……”Mike凝神听着,俊朗眉宇间拧出一道沟壑。
    “事后警卫队找到狙击点,人去楼空。他身居高位,一旦被害……”说到这儿,道长停了口。未出口的话二人皆心知肚明——这人若是被害,上海滩之纸面势力及地下暗涌,皆要大大地动荡一番了。
    随后的路道长没有多言。他将Mike领至密室门口,便利落的抽身退去了。屋里有人等这一场重逢已经半年有余,他孙浩龙才不凑这一会子热闹。

    “嘿。”
    密室内昏朦的灯光里坐着的人,自Mike进门后,眼波便黏在了Mike身上。他们今天刚见过,相见的却也不是他们。不知怎的Mike有些难言的紧张,像是近乡情怯一样的心思。于是他便也定定回望那双深邃的眸。
    此刻屋里没有旁人。12和Mike,他们终于相拥在了一起。12咬着牙,双手紧了又紧,却又怕勒痛了他的Mike,短暂的感受对方体温的时刻,竟令手臂都竟有些酸涩了。
    两个感情深厚的年轻人,这才是真的久别后的重逢。无需过多言语,两人都并非话多之人,只消这一个拥抱,这所有日日夜夜的辛苦和思念,所有为了伟大事业的牺牲与付出,皆如云烟飘散。
    随后是场彻夜的长谈——有关在北平的日子,有关炮火和鲜血,有关时下的政局,有关下一步的举措,有关未来的构想。Mike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有着强大的信心,这是他们上海地下党员的领头羊,是他们的主心骨和导航标。12向他详细解释了陆夫人此刻的情况,并叫进道长,对包括铃铛在内的几人,都做了详尽的安排。他们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陆夫人的安全——无论是作为警察局长,还是作为上海地下党的骨干成员,陆夫人的地位举足轻重,必须全力以赴确保他安然无恙。
     待到天蒙蒙亮时,他们终于拟出了大体计划。Mike急需与铃铛会面商谈,却又珍惜着不易至极的相处时光。他和12,时局所限,身份所束,决不能有光明正大比肩的一天。但再难舍此刻深厚的情谊,他们二人心下也都明了——为国为家,先国,而后家。

    Mike远去的步伐逐渐掩进清晨的薄雾。12定定看着。半晌那颀长的身影消失,12方回过头,绷着俊朗的眉,像是下了番狠心,对身边的道长一字一句道:“……替我安排与陆夫人的会面。”

——TBC——
   

评论(1)
热度(5)
© Liraku Auditore | Powered by LOFTER